宋·苏轼《后赤壁赋》:“江流有声,断岸千尺,山高月小,水落石出。”

记忆中的小河

Posted: 2007年11月30日 19:03 | Author:
Filed under: 生活轨迹 | Tags: , , | 抢占沙发 » | 3,005 次阅读

大城小事,大城市里面的那些小事情。本山大叔说铁岭是大城市,那么丘丘用大城小事这个词来形容家乡的小河也就不为过了。

在刚刚写过的参赛文章“我的梦想之旅”的结尾处提到了被指污染环境的电影人本来应该是反面教材的例子,结果却被提名为绿色人物,这就是典型的“官方派”,也是丘丘接下来要描述一下家乡那条小河的缘故。

丘丘的小学和初中时期都是在家乡那个小村庄里面度过的,而离家百米之外的那条小河也保存了丘丘日后最多的记忆。

小学的时候,那条河是很宽的,水很深也很清澈。尽管在夏天的时候有邻居拎着盘抱着衣服在河里洗洗衣服,但是却丝毫也不会影响到同玩伴们练习各种姿势的泳游,扎猛子,捉鱼和钓鱼。累了的时候就在河边用细沙围出一堵大墙,将鱼儿放入里面,或者把已经湿漉漉的衣服拧干净挂在细细的柳枝上,那的确可以用惬意来表达。由于水很多,河也很宽,到冬天的时候结冰的地方既然比原河面要宽很多,玩陀螺、滑冰车、单腿驴,抓鱼后冻得红通通的手,河边的小篝火,都是那时在寒假作业之外的必做之事。

初中之后,随着功课的增多和要升入重点高中的任务,在夏天时再也没有注意到妈妈和其他邻居们还有没有在河边洗衣服,不过还是可以在闲暇时利用最少的时间去河边网网鱼。冬天的时候也陪着弟弟到河边滑冰,玩雪。由于自然环境和农业用水需要的影响,那个时候的河面比起小学时就已经窄了一些,但是还没有影响到嬉戏的乐趣。

到了高中之后,对那条小河的记忆也就逐渐的淡化了,只是在冬天的时候会经由那条小河回家。宽敞的河面已经变得更窄,也没有看到过一个滑冰的孩子。爸爸说,由于上游的采石加工场把加工之后粉末任意的倒入小河里,整个小河不仅只剩一条细流,而且整个河面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邻居们再也没有去那里洗衣服,孩子们再也不敢那里游泳,本来可以在河边抓到的小虾小蟹以及平日里手掌大的鱼早已不见,即使小鱼也只是零星的几个会映入眼帘。

就这样,在那之后这条小河就一直封存在记忆之中了,即使春节和假期回家也直接打车到了家门口,甚至连亲自再去看看那条小河的想法都不敢萌发,或者是太怕看到满目疮痍的她而忍不住流泪吧。

为了盈利和发展,利用身边已有的资源没有错。但是在那个小村庄即使人们有环保的概念,却也不知道要怎样去维护。所谓的“官方派”,就是向上报喜,而不去管软环境的建设,不去管人民的利益,人民的代表并没有代表人民的利益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